京都名师论文网
教育教学

教育理论| 中等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英语教育| 语文教育| 化学教学| 物理教学|

经济管理

经济学| 财政税收| 证券金融| 会计审计| 管理学|

卫生医学

医药学| 医学| 临床医学| 护理学| 外科|

理工科类

计算机| 理学| 工学|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银行:拼规模的时代过去了

时间:2014-06-11 11:55来源:财经文摘 作者:admin 点击:
在过去十几年里,高速的规模扩张成为中国银行业的普遍发展模式。在利差相对稳定的情况下,收入水平与存贷款规模高度相关,银行只需要维持一定的扩张速度,利润高速增长自然得到了保证。 如今,日子没那么好过了。 宇宙行 规模对银行发展来说是件宝吗?一句实
  在过去十几年里,高速的规模扩张成为中国银行业的普遍发展模式。在利差相对稳定的情况下,收入水平与存贷款规模高度相关,银行只需要维持一定的扩张速度,利润高速增长自然得到了保证。 
  如今,日子没那么好过了。 
  “宇宙行” 
  规模对银行发展来说是件宝吗?一句实话,当然是,过去几年里,规模扩张是银行利润和业绩增长的最主要原因。那些银行经营者们藏在肚子里的一句话是:规模扩张带来当期利润,才能使银行不论在系统内的论“资”排座上,还是在向股东递交业绩答卷时,都表现得出色。 
  以工行为例,原行长杨凯生今年四月就曾表示:“工商银行是最赚钱的银行,赚得最多,为什么?看它的绝对值,去年2360亿利润,是很大的一个数额,但是它的资产回报率ROA实际也就是1.44%。……银行是高度规模依赖性的行业,换句话说,你想办银行赚钱,恐怕这个银行的规模就要做得比较大,工商银行现在总资产19万亿,这个数字是全世界最大的,所以才能有2360亿的利润。” 
  工行总市值位居全球银行业第一,也因此被戏称为“宇宙行”——在尚未发现外星人银行的前提下,规模堪称全宇宙第一。可如今,大也有大的烦恼。 
  一方面,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对工商银行这种大规模银行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2013年,工行净利息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2.4%和2.57%,均较2012年末下降9个基点。申银万国报告认为,其一是货币基金和理财产品分流了银行存款,活期比例由2012年的51%下滑至2013年的48%,根据敏感性分析,活期比例每下滑1%,净息差收窄3个基点;其二是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周期中不断累积的资产质量风险,工行主动压缩了高风险领域的信贷投放。展望2014年,随着利率市场化的继续推进,净息差将继续承压。 
  同时,规模扩张虽然可以带来当期表现的利润,但其背后是错期滞后的风险隐匿,这些风险可能会隐藏一两年甚至三五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发布的一份题为“银行规模和系统性风险”的备忘录指出,银行业存在着规模经济和系统性风险的权衡。虽然规模可以催生经济利益,但“大而不倒”的激励和治理不善也将导致扭曲。 
  另一方面,如此大的规模难免存在店大欺客的陋习,这也影响着银行运作效率,间接带来损失。例如今年3月,工行对快捷支付业务交易限额进行了调整,统一降为单笔5000元,月累计50000元,这引燃了银行与第三方快捷支付争议的导火索。随着工行逐步关闭支付宝在工行体系的快捷支付接口数量,银行与第三方快捷支付的争议已从下调限额发展到“统一接口”等问题。随后,支付宝备付金主存管行由工行更替为建行。 
  模式转型 
  如今,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筹资难度也越来越大,资本损耗型的规模扩张将难以为继,银行传统发展模式遇到越来越大的阻力。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胡建忠认为,经济结构调整会对银行调整信贷结构形成倒逼,银行不能再以拼规模的经营方式来配置资源了。 
  然而中信建投整理2013年16家上市银行集体财报显示,即便在去年多家银行已经清醒地意识到要将规模扩张获取利润转变为由结构调整带动利润,但路径依赖仍然让规模扩张贡献了业绩增长的八成。 
  在交通银行与国际金融协会(IIF)联合举办的2014年“中国经济论坛”上,交行行长彭纯表示,传统的规模冲动型发展观与“比规模、拼扩张、高资本消耗”的增长模式在此压力下蕴藏了较大风险。究其原因,则是“自2013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进入换挡期,结构调整进入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进入消化期,‘三期’叠加效应,使顺周期的银行业面临金融风险加大、利率市场化加快和资本约束增强的三重压力。……压力之大前所未有。”彭纯认为,银行转型势在必行。 
  具体而言,各大银行的信贷结构都在向优质行业倾斜,持续压缩“两高一剩”贷款。结合各大银行公布年报情况看,中行2013年投向钢铁、水泥等产能过剩行业的贷款为1885亿元,同比下降7.8%;工行2013年末产能过剩行业贷款余额减少199亿元;建行在2013年也加大不良贷款处理力度,不断优化资产质量,在钢铁等6大产能过剩行业连续13季度实现贷款余额减少。 
  与此同时,小微企业、三农、棚户区改造、助学贷款等关乎民生的行业,以及文化创意、清洁能源、先进制造业等新兴产业,正成为当下和未来一段时间受到资金“优待”的领域。不论是出于国家政策的扶持,还是自身业务转型的需要,支持小微企业贷款已经根植于银行的发展模式中。 
  除此之外,还可以扩大对民间资本的开放程度。在国家控股的五大银行中,民营资本占比5.29%,在全国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中这一比例则是41%。“银行业应该是开放性行业,这个比例是可以增加的。比例具体多少合适难有一个定量的数据,但是目前明显偏低。”杨凯生说道,“民营资本进入会增加市场的活力,可以提升大银行或者可以倒逼大银行提升、适应市场需求的能力和金融人才的配置效率的问题。比如合理约束机制,我觉得现在是不完善的。” 
  用行业开放、竞争根治行业傲慢、低效,或许才是银行转型的根本。 
  吴桐根据《经济参考报》《第一财经日报》等综合编辑。

【编辑:admin】
------分隔线----------------------------

(工作时间:8:30-23:00)

期刊版面咨询

审稿咨询